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彝族历史文化的传承和“佐椁”(节食)习俗的由来【原创】  

2010-12-16 00:3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彝族历史文化的传承和“佐椁”(节食)习俗的由来

——阿哲鲁仇直

在原始和奴隶两个社会时期的彝族社会里,许多“风俗”是来自于当时的上层建筑群体里的。也许看到我的这种说法,有些专家学者会不以为然,他们会说:是千千万万的劳动人们创造了历史!其实我不反对这个结论,在中华文明几近万年的浩瀚时间长河中,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生力军。不过首先我们要搞清楚,我们是在研究什么?这才是我们的中心主题。我们要用尊重历史的心态来对待这些老祖宗们留传下来的历史文化,这样我们才会问心无愧。我们研究自己民族过去的历史,不是单一的为了传承,更重要的是为了追溯和展现,总之是为了把已隐没在过去历史时间长河里的真相再现出来,因此我们在对待彝族历史文化这件事上要谨为慎行,万不可马虎和不尊重历史事实,从而衍生出那种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的不为人耻的事端来……

毕节彝文化研究中心的彝学专家陈大进先生在他的《三官寨彝族婚俗》一文中对彝族的婚俗作了详细的介绍,其中在第四节的【戚:译言出嫁】里是这样描述的:1、禁食:曰“凿果”,即不吃不喝。临近婚期三至五日,嫁女自行安排禁食(主要是忌讳嫁途排放大、小便)。陈大进先生写的《三官寨彝族婚俗》里的“凿果”与本人的“佐椁”是同义的,只是作者个人在彝语发音上存在了一定的区位差异而已。

正如陈大进先生说的那样,毕节三官寨的彝族在婚嫁过程中是这样行的,即嫁女要在出嫁前的三、五日内要“佐椁”,目的是为了避免所嫁的女子在嫁途中大、小便。其实在整个黔西北地区的彝族都是行这个规矩的,威宁、赫章等也都是这样的。彝族为什么怕所嫁的女子在嫁途中排放大小便呢?这里面有个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这个故事在彝人中一代代地传承着。

好了,我不在把话题扯远,在这里我就我们彝族在娶亲嫁女过程中“佐椁”(节食)的由来采用故事的形式给大家展现一下,也好让广大的彝族文化爱好者知道这件事,并从中得到启迪。

山上的燕麦黄了,地里的豆子熟了,是彝家人娶亲嫁女的日子了。

一日,乌撒家从水西家娶新娘子归来,当十二顶花轿浩浩荡荡地来到一山林下,新娘子悄悄的告诉丫鬟说想要方便(解手),丫鬟便叫花轿停了下来便告诉大家说小姐有事要办。这时的天已经断黑,天空中的月亮冷冷地挂着,远处不时传来几声猫头鹰“哄哄——”的叫声,整个山林在昏暗的月光下显得阴森可怕。随从们打来火把,在花轿前一字儿摆开,火把把四周照的通亮。贴身丫鬟从轿子上把新娘扶了下来,新娘摆了摆手,丫鬟又叫随从们把火把灭去,接着两人就急匆匆地转到山林的那边……

好一会儿过去了,山林后的新娘子和丫鬟却不见回来,“喜初”(娶亲头人)便叫大家坐下来休息。打从慕卧格(现在的大方县城)发亲开始到现在,人们已经走了一天一夜,所有的人早已疲惫不堪,就连平常好动的马匹也显得异常的安静。人们分两群坐了下来,娶亲的一拨送亲的一拨,他们或喝酒或抽烟,所有的人们都在惬意地享受着这一路劳顿后难得的片刻轻松。

又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得到休息后的马匹接二连三地嘶叫起来。“喜初”丢下酒壶弹身而起,这一刻的他显得有点惊慌失措,他疾步来到新娘子的轿子旁小声叫道:“阿鸠叵兀”(丫鬟的名字)——见没有回答,便小心地揭开轿帘一看,坏了,新娘子没在!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见人们还沉醉在这难得的休闲里,便转身朝山林后跑去。昏暗中只看见阿鸠叵兀一个人蹬在地上小声地哭泣,新娘子却不见了踪影,“喜初”顿觉大事不妙!他问阿鸠叵兀是怎么一回事,阿鸠叵兀说她们两个刚方便完要走,突然跳出来一只大老虎把新娘子一口衔走了。听到这话,“喜初”如五雷轰顶一般差点瘫倒在地,完了完了!“喜初”抱着自己的头如疯子一般抓抠不已。

过了一会儿“喜初”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借着朦胧的月色,他细细地打量着阿鸠叵兀,好漂亮的绝色女子!“喜初”静静地看着阿鸠叵兀,心里似乎在拿着什么主意。接着他附首对阿鸠叵兀交代了一番,阿鸠叵兀首先是连连摇头,但过了一会儿,阿鸠叵兀还是点头了,两人便一前一后小心地走出了山后的树林,趁着昏暗的月色阿鸠叵兀闪身钻进了新娘的轿子……

浩荡的队伍又起身了,人们都沉陷在小歇片刻后的欢悦里,没有谁知道刚才这个队伍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这样,乌撒家把丫鬟阿鸠叵兀当成真正的水西新娘迎进了府邸,从此冒牌新娘在乌撒家过上了天上人间的神仙日子,享尽了荣华富贵。

几年过去了,假新娘子也给乌撒“祖摩”(君王)养了几个儿子。就这样,阿鸠叵兀继续无忧无虑、心安理得地在乌撒家过着她王妻王母的生活。

一天,阿鸠叵兀的母亲来看望女儿和外孙子,她抱着小外孙亲啊香啊的,早把自己的身份抛在了九霄云外,她得意忘形的行为引起了一干人众的注意。也是合当报应吧,在与外孙的玩耍中,阿鸠叵兀的母亲终于说漏了嘴,那天她边逗孩子玩边说道:呵呵,我的乖孙子啊,你的母亲就是我的女儿阿鸠叵兀啊!我连做梦都不敢想到她会过上这样一天日子啊!恰巧这句话叫别人听了去,便告诉了乌撒祖摩(君王)。

消息传到乌撒祖摩(君王)耳朵里,阿鸠叵兀为此被赶出了乌撒家。自此,为了避免新娘子被虎豹衔走这类惨剧的再次发生,在彝族的婚嫁过程中就多了“佐椁”这个礼俗,便世代传承下来。

【后记:在阿鸠叵兀离开乌撒家的时候,几个儿子流露出了对母亲的不舍,这样就衍生出了后来“祖摩”(君王)统治集团里的“那周、那洛、那直”等群体,但这是后话,这里就不在叙说。】

注:佐椁——即节食,是彝族婚嫁过程中待嫁女子必须遵循的习俗。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4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