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读《老屋》有感(原创)  

2010-06-14 11:5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老屋》有感(原创)

                                                                                              ——阿哲鲁仇直

          近日有幸拜读了“家有蝴蝶飞”空间里的文章《老屋》,读过之余,心情许久不能平静,总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老屋》这篇文章道出了许许多多儿女们的心声,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徜徉其间,那朴实细腻的语句和喷洒而出的殷殷之情总是牵引着我,读到伤心之处眼泪总是模糊了我的视线。的确作者的童年是不幸的,然而却又可以说是幸福的。作者的父亲含辛茹苦地劳碌,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为的只是要让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而为了实现这个天下父母都有的很普通的愿望,他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更让人伤心的是,一直到他离开人世,都没能享受到儿女们的一丁点儿福。

       如今,他所为之付出的儿女们都已长大成才,在他们想好好报答老父亲的时候,却是欲孝不能啊!也许这就是作者为什么一直难以释怀的原因吧?

       这篇文章写的情真意切,道出了作者对父母所付出的艰辛劳动的感激,很是让人感动。比起《老屋》的作者来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我的父母仍然健在。然而说句心里话,这许多年来,却一直不知道老人们在想着什么,也不知道他们需要我们做些什么。《老屋》的作者倒好,“在他生命和希望的延续路上,我一刻也没敢懈怠地努力着”,《老屋》里的父亲虽然是个小人物,但他为了让自己的儿女有所作为,甘愿放弃“小官”去到那陌生而便于儿女求学的地方,继而是因劳累成疾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是何等伟大的父亲啊!  

       还是《老屋》说的好,天下哪有不爱自己儿女,不愿自己的儿女出人头地的父母?在这里我要说,父母于我们的恩情比天还要高!我在想,乘现在老父老母还健在,再忙碌也要抽身常回去看看,去数数老人那满是皱纹的脸;去聆听老人那也许有点散乱但满含温暖的话语;去尝一尝他们蹒跚着步履但坚持要亲手做的饭菜 ……

  我知道老父老母不需要自己的孩子为他们作多大贡献,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时常看到自己的孩子,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地常在他们的眼前走动就是给了他们最大的安慰。

 在这里,我要虔诚地祝福我的老父老母,同时也祝福天下所有的老父老母,愿他们平平安安度好晚年!

        (题外话:我的父亲属虎是1938年生的人,而我的母亲还要大一些,是1936年生的,那一年属鼠。人到七十古来稀,我深深地明白着,像这等年纪的老人是过一天少一天啊!作为儿女的我们,是应该多去陪老人坐坐,多去陪老人拉拉话,毕竟上天留给我们与老父老母团聚的时日不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