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的记忆之一(原创)  

2010-09-14 19:1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嗡嗡”叫的可乐街

                                                            ——阿哲鲁仇直

  我们那里是一个彝家山寨,隔可乐有十三四里地。曾记得儿时的我们为了感受那可乐街赶场天的闹热,总是喜欢爬到高高的山坡上,因为在那里可以听到可乐场上传出的“嗡嗡”的热闹声。一到赶场这天,早早的孩子们总是向大人争着要上山放牲口(那时候一家人的孩子很多的,至少也是三四个,哪个孩子做什么大人是有分工的),然后把牛啊猪什么的一股脑儿地赶到高一些的山上,以一解得不到去可乐赶场的馋劲。

  每当这一天,争取到放牲口的孩子们一早的便邀三约五地赶着猪牛,浩浩荡荡地开上山去。在山上,男孩子们两手枕着头静静地躺在草地上,女孩子们坐在树荫下拿出白洋布悠闲地绣着杜鹃花,偶尔也夹着几声用彝语吆喝去远了的猪牛的声音。

  早晨九点许你就会听到“嗡嗡”的声音从可乐方向渐渐传开来,声音越来越大,到中午时分那“嗡嗡”声简直就在身旁一般,煞是热闹!到下午五点后声音又逐渐小了下来,这声音会一直持续到场散人尽。

  那时可乐每七天赶一场,赶的是星期天。当时我们还小,加之又不懂汉语,没有大人领着自己是万不敢上街的。当然只要你博得大人的喜欢,偶尔也会奖励性的被带去赶一两次,而得到去赶场回来的孩子总是会成为其它孩子的偶像,小伙伴们总是羡慕的围着问这问那的,心里那滋味别提多美了!在记忆里我就被大人带去过两次。其实也没什么的,只是来赶场的人特别多,感觉到特别特别的闹热而已。那个年代附近本来就没有什么场,加之要七天才能赶上一次,所以不要说周围十里八乡的人,听大人们说就连云南四川来赶场的人都不在少数呢。有一句谚语叫“宣威火腿可乐猪”,我想那时来可乐贩猪的宣威人肯定不少吧?

  而今,早已过不惑之年的我再也没有听到过那“翁翁”声了,真不知道那神奇而又陪伴了我整个孩提时代的“嗡嗡”声如今消失在了何方。

  ——好怀念儿时的无忧无虑,好怀念那已消失的“嗡嗡”声!

 注:可乐街,在贵州省的赫章县,古夜郎国的发祥地。

(2010年9月11日于可乐)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6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