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的记忆之二(原创)  

2010-09-15 15:3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底嘎龙井的传说 

                                                        ——阿哲鲁仇直

  在我的家乡有座青幽幽的大山,山脚有一口青幽幽的龙井,龙井里的水很清也很深,清得可以当镜子用。龙井里面的鱼很多,满是没有鳞片的白花花的白条鱼。

  听老人们说以前在龙井周围的山上到处都长满了几个人才能合抱的青杠树、青松树和黄松树,山里面金钱豹和狼都很多,在那个时候一个人是不敢进山的。在我的脑海里只是依稀记得那些废弃的窑子旁,总是会横七竖八的躺着几颗很大很大的已经开始腐烂的木头,大一点的孩子们说这些木头是用来炼钢铁和烧干碳的。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风水原因吧?彝族布部首领懦克博就曾在这里修建了祠堂。现在在这口龙井周围还生活着一百多户彝族,其中最大的一支是罗姓彝族,据说这支罗姓彝族在这里生活都已经快有两千年了。

  儿时的我们总是爱到井旁去玩耍。那时龙井四周都是水田,龙井旁边到处都长满了水草,人们用木头挖上槽然后架在田坎上,水便可以从这一坎跳到另一坎了。

  记得有一天下午,一个稍大一些的孩子带着我们在龙井旁的沟里捞鱼,我们用两块石板把沟像关闸门似的堵上,然后再把另一块逐渐往中心移动。就这样,那天我们抓了整整的大半桶白条鱼,最小的也有斤把重。那个大孩子分了两条斤来重的鱼给我,当我提着鱼兴高采烈走到家门口时,母亲唬着脸迎头冲了出来,接着老鹰抓小鸡似的提起我一顿猛打(是用树条抽打的),打完后母亲叫哥哥带着我要我们把鱼放回龙井去。母亲不知道的,那两条鱼其实早已经死了,但我们还是老实地把鱼放回了龙井旁边的水沟里,只是那两条鱼再也不会游动了,更不能回到黑幽幽的龙井里了。

  那天晚上,母亲的表情出奇的严肃。那天晚上,我们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听母亲给我们讲述了许多有关龙井迷人的故事。

  传说一:

  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生活着一家没落的彝族贵族,男人们都在战争中死去,家里就只剩下年老的婆婆和如花似玉的媳妇。一年又一年的,两婆媳就这样相依为命地过着日子。忽然在一天夜里,婆婆似乎听到儿媳妇的房间里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她便悄悄地走到走到儿媳的房间外,果然是有一个男人在和儿媳窃窃私语。

  第二天一早,婆婆便把儿媳叫到自己的房间询问情由,儿媳不得已就告诉了婆婆真相。在几天前的一个夜晚,已经睡下的儿媳忽然看见一道金光在眼前闪现,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男子便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儿媳大惊欲要喊叫,男子告诉他是上天安排他来的,并告诫儿媳千万不可声张。这个男子每到半夜就来,在第二天鸡叫前又准时离开,像这样都已经有好几个晚上了。听了儿媳妇的话,婆婆想了一下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婆婆拿来了一个麻线团和一颗针,婆婆把这些东西交给儿媳妇,要她把穿上线的针乘男子熟睡的时候别在男子的衣服上。天就要亮了,公鸡也快要叫了,那名男子穿上衣服又象往常一样的走了。

  按照事先约好的,婆媳两顺着麻线的指引一路悄悄的跟了上去,当到龙井口时,只看见麻线在水上飘荡而人却不见了踪影。婆媳两正在纳闷,突然龙井里隐隐约约的传出了那个男子懊悔的声音:老天爷呀,我都说我不去了,您却要我一定帮这家人把龙根接上,可是她们却把凡间的脏物插在了我的身上,我被她们害死了!好痛啊!……

  听到这里婆媳两大惊失色,原来这个男人是住在龙井里的龙王!

  后来儿媳妇生了一个儿子,但因为得罪了上天,孩子生下来就没有了气。

  传说二: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的阿底家(罗家)和龙井里的龙王就建立了很好很好的关系,他们间就像亲戚样的走动着。

  当满山的豆子成熟的时候,正是彝家娶亲嫁女的大好时间。

  罗家娶儿媳妇这一天,接亲的队伍和着送亲的队伍长长的一直排去几里地,热闹非凡。可是眼看就要到吃饭的时候了,桌子上却还没有摆上杯盏碗筷,客人们甚是纳闷。这时,布初(总管)手拄权仗恭恭敬敬地对上座的一位长者作了个揖说道:请井龙王爷爷借给我们金杯银碗吧!那个被称为井龙王的老人笑呵呵地把手一挥说道:金杯银碗来!话音刚落桌子上霎时摆满了金光闪闪的杯盏碗筷,人们在一片欢呼声中开始吃饭。……

  来年的二月间,井龙王要娶儿媳妇了,他请罗家的长者去吃喜酒。席间,井龙王让儿媳妇出来见过罗家长者,并问道:阿底(罗家彝姓)呀,你看我家的儿媳妇比你家的儿媳妇哪个要长的漂亮一些啊?罗姓长者当时笑了笑没有回答。

  当井龙王送阿底出龙井时,井龙王禁不住又问阿底,阿底想了想回答道:井龙王啊,我们两个是好朋友,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哦,你家的儿媳妇虽然长的漂亮,但可惜是瞎了一只眼睛的菜花蛇!井龙王听了很生气,拂袖就回龙井里去了。

  从此罗家再也借不到井龙王家的金杯银碗了,井龙王家再也没有和罗家有任何来往了。

  传说三:

  曾经有一个罗家的新媳妇去龙井背水,不小心舀到了一条花鱼回来。那天本来艳阳高照的,可是突然间空中乌云密布雷声大作起来,那个新媳妇的耳旁传来了一个声音:那瞎了一只眼睛的小鸡跑到哪里去了?你们快去找回来!接着新媳妇又听见了很多人“哆——哆——”的唤鸡的声音,新媳妇把这事给婆婆讲了,婆婆大惊说快去看看刚才背来的水,婆媳两跑到装水的木缸前往里一看,原来缸子里真的有一条花鱼儿!婆婆告诉儿媳妇那鱼儿就是龙王家的鸡,并马上叫儿媳把花鱼舀上,诚惶诚恐地送回到了龙井里。说来也怪,当儿媳妇把鱼放回龙井里,天空里的乌云和雷声霎时就无影无踪了。

  ……

  那一晚,母亲给我们说了很多很多。最后母亲告诫我们,龙井里的一切东西都是不能碰的,那些不听老人话的人,将来是要遭到报应的!

  时间早已过去三十多年,但在我心灵的深处,母亲告诉我们的这些故事却一直记忆犹新。是的,母亲说的对,那些不听老人话的人,将来是要遭到报应的!一度时期我们对生态的破坏不是都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了吗?但愿人们都能够好好地善待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2010年9月15日于可乐)

 注:阿底嘎——彝语地名,在赫章县铺处乡的兴旺村,阿底嘎是以家支称呼的。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9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