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爷爷,老屋和石磨【原创】  

2011-11-24 05:14:26|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老屋和石磨【组诗】

文/阿哲鲁仇直

一、爷爷

爷爷小时很孤单

在他十一岁那年

可恶的伤寒肆虐

让爷爷在一夜间成了孤儿

其实当时爷爷已经是个死人

要不是好心的远房族人

要不是他们拿辣椒把爷爷薰醒

这个世界就不会再有爷爷

 

听父辈们说

爷爷年轻的时候很标致

标致得除了奶奶之外还想着其他的女人

就为这事

奶奶和爷爷打的头破血流

也是因为奶奶的凶悍

爷爷最后打消了再娶女人的念头

 

在我的记忆的那端

爷爷的身子像松树一样挺拔

爷爷的眼睛像海子一样深邃

爷爷的鼻梁像山脉一样伟岸

爷爷总是穿着一件青布长衫

爷爷总是包着一绺黑丝头帕

——我依稀记得

爷爷真的很慈祥

二、老屋

老屋是一幢红板壁房

两层楼外加七颗柱子

是爷爷的爷爷建造的

爷爷就一个人住着

那场天灾过后

那桐油浇注的红板壁老屋

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显得异常诡异

楼道的楼板上时常响着骇人的脚步声

爷爷就这样大胆的在老屋里细数着童年

 

也许是老天怜见

在爷爷二十五岁那年

临县闹起了兵灾

那幢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老屋

在一夜间化为了灰烬

那一把火啊

也将爷爷炙烤的更加成熟

 

三、石磨

石磨是从很远的地方运来的

是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

那场大火过后

石磨躺在了灰烬里

木头磨架早已魂飞魄散

石磨有些无奈

就连石磨身上的凿纹

在人世的轮回中显得有些沧桑

 

爷爷走了

是在他七十六岁那年

老屋消失了

也是在它七十六岁那年

石磨却一直躺在瓦砾中

见证了数不清的风雨

石磨的血肉已经枯干

野草漫过了它的躯壳

只是不知道它的灵魂

是否也如爷爷一样的解脱

  

 (2011年11月24日于可乐)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