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布谷声声唱春天——致阿哲仇鲁直【转】  

2011-04-04 15:4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谷声声唱春天——致阿哲仇鲁直
                                                                    2011-04-04      几黑阿合吉惹  (杨林文)

 
       家乡葱绿的山峦上,响彻着唱春的布谷声;慵懒的父老乡亲,从冬暖的火塘边醒来了。纷纷走到户外,开始了春天的忙碌耕耘。
布谷催人奋进的声声悦耳鸣唱,更带给了我亢奋和激情。因为,我聆听到了来自遥远的贵州地区阿哲鲁仇直朋友睿智的声音。
       一年多前,我也曾热衷于在《彝学网》上发点小文章。是想认识更多的本民族文友,来互相探讨文学创作上的得与失。特别企盼能得到不同年龄、不同阶层、不同学识的文友们真诚的指正。
       可不知是我劣作的让人不屑一顾,还是所有的作者都在只管欣赏和陶醉自己的佳作,却无暇他顾。我发去的作品反响平淡,顶多也只获几个违心的恭维字。我明白,没有谁是用心去阅读我作品的;更没有一人是会坦诚地提出我作品中的不足。我失望了。继而也失去了在《彝学网》撰文的兴趣。只是转而拜读和欣赏《彝学网》上的诗文。
       没有网络的生存环境和劳碌的生活质量,让我无法随心所欲地读完“火塘文化”所有的作品。在偶尔争分夺钞的欣赏中,除了一些年轻学子的作品中流露出的肤浅见解和稚嫩文笔外,我更多感受到的是其他作品彰显出的深邃思想和出众文采。我惊讶和欣慰我们彝族祖先渊博的历史和现代彝人杰出的才智,拜读这样的作品让我受益匪浅。
       在抽空蜻蜓点水的阅读中,阿哲鲁仇直——一个陌生的名字和他别样的文章,挤进了我的眼里,使我身心一震。他清丽的文笔,辐射的思维,独特的见解,特别是能看出别人作品中其他人看不到的思想和寓意,让我折服了。想自己断断续续搞了十多二十年的文学创作,至今仍旧原地踏步。可别人一出手竟如此不凡,功底这样深厚。阿哲鲁仇直,从那刻起,我就认定你是我们彝人中不可多得的一位文学才子了。只是我担心你是否也会像其他的一些有才气的彝族文友,昙花一现就令人惋惜地消失了,或是没有足够的后劲而放弃了。于是,我开始试探和激将了你。
       阿哲,也许你早已感觉出了,或许你至今还蒙在鼓里,那位留言无情甚至无理抨击你小小说《无奈》的,就是我。
读完你的小小说《无奈》,它精练的文笔、空灵的叙述,深邃的思想,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但我留言说出了相反的话。那是因为,我想激起你的斗志。
       不知你是否有这种看法:真正的彝人是吃软不吃硬,始终不服输的。你说我不行,我偏要更好地做给你看。
       这种偏激的个性,在别的彝人身上不知会怎么样,而在我身上,它早已根深蒂固。我时常会为身边一些没有修养的汉人,想贬损我们彝族而与之打得头破血流。那时,你根本在我身上寻不出一丝文人的儒雅。就是我的同胞想用文章攻击我,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反驳。正如我在“火塘文化”上发了一篇叫《我是大学的阿达》的小说时,也许无意间得罪了我的一些乡邻,他们就在《彝学网》上留言攻击我。为此,我的斗志按捺不住了。激情涌动,灵感喷发。回应了“麻雀的绝招”“沉默的英雄”两篇杂文和“克巴当壹的‘臭屁’”一篇小说,想趁机在《彝学网》这个平台上大展一番“雄才”的。可后来对方毫无反应后,我也只好用一篇杂文“骂人或被骂”,草草收场了。如果不是乡邻这则明显地带有人身攻击的留言,慵懒的我不会如此一气呵成这几篇短文的。其他诸如“去TMAD文人”“关于‘尿铺岁月’的主题”等小文,都是因为面对读者的质疑才一蹴而就的。
       所以,我是向来异常感激留言抨击我的读者。他们不仅激励我的斗志,更能激发我的灵感。且我感觉到,很多毫不留情的话里,却有些撕掉了伪装后的真知灼见。
       那回,留言攻击我的乡邻,说我“把都市的生活情调和肆无忌惮的现代人的思想强加在我们纯美而厚德的乡村彝人身上”。当时,我自信我的作品并非如此。但这句话于我震撼不少。自此我把它当作一句至理名言珍藏在心里。每当要创作时,我都时刻用它来敲击自己,以免真的出现这种情况。所以说,“逆耳”的留言,对一个真正地搞文学的人来说是受用无穷的。
       为此,阿哲,我才相继给你写下了“逆耳”的留言,意在也能激起你的斗志,就我留言里简略和浅薄的文学见解,撰文回应,借此相互探讨,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也热闹一下《彝学网》。
       阿哲,让我高兴的是,你果然如我所料,是位真正的彝人。面对我苛刻的责难,你毫不气馁,反而不仅撰文回应了我的留言,更是不断写出了一篇篇精美的诗文。我更是钦佩你对吉乃等人作品透彻的解读,诗样的评语,让人阅后如饮酒般酣畅。不用说了,你是个真正搞文学的人。只有真正搞文学的人,才不会孤芳自赏,而去博采众长。相信,持之以恒下去,不久的将来,你会在彝族文学园地里,茁壮成长为一棵挺拔茂盛的大树,让远山的他人,也会遥望景仰。
       真想在《彝学网》上经常见面撰文探讨。可我没有这个机会了。我供职的地方至今还没有网络。我偶尔上网,都是抽空专程上街去上的。况且,眼下工作繁忙,家务烦琐,时间不允许我上网。也许日后也只是偶尔抽空点阅一下了。到时,能收获你对我作品不足之处毫无顾忌的指点,那是我所期望和高兴的事。
       在布谷的声声催促下,家乡的父老乡亲已在红土地上播种洋芋和荞子了。我和家人也正忙于春耕。十多天后,我家乡这片荒芜的红土地上,便青葱一片。微风下,绿浪翻滚,蔚为壮观,展示出世间少有的一种美。
       阿哲鲁仇直朋友,你的家乡也是如此么?
      

 

 注:作者杨林文为四川省著名彝族作家,他的电影《花漫格萨拉》正在筹拍当中。    


                                                         文章来源:彝学网(网聚彝学)  http://222.210.17.136/mzwz/news/13/z_13_4785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