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写给四川彝族作家杨林文【原创】  

2011-04-07 08:08: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
                                                                               ——写给四川彝族作家杨林文
                                                                                                     阿哲鲁仇直
         三月天的黔西北,寒冷的冬季早已悄然离去。河岸边的柳条儿荡起了绿波,田地里农人们在忙着播种,远处的花丛中不时传来了几声布谷鸟婉转的鸣叫。在这充满生机的时节,漫山遍野的花和绿色取代了冬日的萧条,一缕春风过处,那淡淡的清香仿佛告诉人们,这个季节正孕育着诱人的果实。
打开电脑,点开了次仁央宗的《为你等待》,我又如往常一样的边听歌边在《彝学网》里徜徉。
        ——天边走来 走来一片片云彩\是你把眷恋落在我心怀\阳光知道 知道我的情怀\那一片花海在为你盛开……歌声柔柔的很抒情,听了让人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舒畅。
        忽然,杨林文老师写的《 布谷声声唱春天——致阿哲仇鲁直》这篇文章跃入了我的眼帘,顿时我已无暇欣赏动听的歌声,迫不及待地点开了这篇文章,兴致勃勃地看将起来。“……布谷催人奋进的声声悦耳鸣唱,更带给了我亢奋和激情。因为,我聆听到了来自遥远的贵州地区阿哲鲁仇直朋友睿智的声音。……没有网络的生存环境和劳碌的生活质量,让我无法随心所欲地读完“火塘文化”所有的作品。在偶尔争分夺钞的欣赏中,除了一些年轻学子的作品中流露出的肤浅见解和稚嫩文笔外,我更多感受到的是其他作品彰显出的深邃思想和出众文采。我惊讶和欣慰我们彝族祖先渊博的历史和现代彝人杰出的才智,拜读这样的作品让我受益匪浅。
……在抽空蜻蜓点水的阅读中,阿哲鲁仇直——一个陌生的名字和他别样的文章,挤进了我的眼里,使我身心一震。他清丽的文笔,辐射的思维,独特的见解,特别是能看出别人作品中其他人看不到的思想和寓意,让我折服了。想自己断断续续搞了十多二十年的文学创作,至今仍旧原地踏步。可别人一出手竟如此不凡,功底这样深厚。阿哲鲁仇直,从那刻起,我就认定你是我们彝人中不可多得的一位文学才子了。只是我担心你是否也会像其他的一些有才气的彝族文友,昙花一现就令人惋惜地消失了,或是没有足够的后劲而放弃了。于是,我开始试探和激将了你。
        阿哲,也许你早已感觉出了,或许你至今还蒙在鼓里,那位留言无情甚至无理抨击你小小说《无奈》的,就是我。
        你读完你的小小说《无奈》,它精练的文笔、空灵的叙述,深邃的思想,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但我留言说出了相反的话。那是因为,我想激起你的斗志。
       不知你是否有这种看法:真正的彝人是吃软不吃硬,始终不服输的。你说我不行,我偏要更好地做给你看。 ……为此,阿哲,我才相继给你写下了“逆耳”的留言,意在也能激起你的斗志,就我留言里简略和浅薄的文学见解,撰文回应,借此相互探讨,取长补短,共同进步,也热闹一下《彝学网》。
        阿哲,让我高兴的是,你果然如我所料,是位真正的彝人。面对我苛刻的责难,你毫不气馁,反而不仅撰文回应了我的留言,更是不断写出了一篇篇精美的诗文。我更是钦佩你对吉乃等人作品透彻的解读,诗样的评语,让人阅后如饮酒般酣畅。不用说了,你是个真正搞文学的人。只有真正搞文学的人,才不会孤芳自赏,而去博采众长。相信,持之以恒下去,在不久的将来,你会在彝族文学园地里,茁壮成长为一棵挺拔茂盛的大树,让远山的他人,也会遥望景仰。”……
看完这篇为我写的文章,倒让我心里异常平静;我微微地闭上眼,想要在脑海里搜索有关他的信息。
        冥冥中,我看见了杨林文,一个知名的四川攀枝花籍的作家,一个黑黑的来自格萨拉的彝家汉子,仿佛从天边正笑呵呵地向我走来——于是,两双彝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兄弟,没有生我的气吧?我反评了你的微型小说《无奈》,故意地把你的微型小说说得一无是处!我想你应该明白,彩虹显现前必定有一场风雨,光明来临时也会有短暂的黑暗,这个道理我想你一定明白!彝人不怕摔打,彝人怕的是不被摔打……就在冥冥中,我仿佛听见了这位高原的文学健将用他独有的声音在向我叙说,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没有普通文人的丁点迂酸,有的只是那融融的彝人的情怀!
        杨林文——几黑阿合吉惹,一个深爱着本民族的彝家汉子!你把对本民族的热爱倾注在了那位“露着屁股沟的女人”身上,同时你也深深地担忧着本民族的未来。但愿这位喜欢露着屁股沟的女人在这个花开的季节里能感知到你对她的爱,从而不会再对爱她的人说“疯子!”这类话,也不再露着屁股沟!
        杨林文——几黑阿合吉惹,一个敢作敢为而又充满仁慈的男人!《克巴当壹的“臭屁”》是你向自己的敌人进攻的利器,在《克巴当壹的“臭屁”》的强大的杀伤力下,你的敌人就只能是如“蚊子”一般的人仰马翻!但你也为你能拥有这样强大的杀伤力武器而感到不安,那“可那截绿葱,不偏不离,却射粘在橱窗中克巴当壹影子的额头上,更加耀眼地玷污在那里了。”和“这几日来,克巴当壹才愈来愈意识到,那天在给阿依木嘎留言抨击时,无意间放出的那个臭屁,原来竟是不祥的预兆------”不就是你内心充满矛盾的写照么? 
        杨林文——几黑阿合吉惹,一个关爱着文学友人成长的作家!我——阿哲鲁仇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文学后人,却得到了你如此推心置腹的关爱,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更加的去努力?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几黑阿合吉惹——我的朋友,你的《花满格萨拉》开拍了吗?但愿在不远的将来,在一片为你盛开着的花海里,能一睹你的《花满格萨拉》!
         ……
         窗外,三月里的阳光格外灿烂,远处的花海里又传来了布谷鸟悦耳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