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留言【原创】  

2011-05-07 05: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 于 留 言

——阿哲鲁仇直

 留言是人们间互相传递思想信息的一种途径,其内在目的就是为了交流,探讨和学习。留言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它可以弥补人们因为多方面的原因而不能直接交流的缺憾,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而今的网络对于人,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太便利了,便利到发文章简单,发评论也随意。至于对某些攻击式的留言我本不想再说什么,因为在一定的范围内留言的灵魂被扭曲了,大有走火入魔的势头。我是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在内心深处是想让这种留言变成真正的“流言”算了的,可咋一回想,现在的有些人做的有些事就是让人不可理喻,你不跟他计较吧,他就会一颗老鼠屎打坏一锅汤!还是借过去的 “人不说不知,鼓不打不响!”这一句老话来用用吧,也许警醒一下这种人不管是于情于理还是于彝族文化的去伪存真尚会有好处吧。

 2011年4月18号我在《彝学网》里发了《尊重历史就是尊重我们的母亲》这一篇文章,随即便招来了这样一条留言,“朋友,在彝人的历史上,由于强烈的祖先崇拜和英雄崇拜使然,已逝的英雄祖先往往从祖先神变为一种神祗,得到崇拜和祀奉。如土主崇拜中的南诏土主就是南诏历代十三代王,照你的说法,难道南诏王只是神话,不是曾经存在的客观事实? 少说点大话、空话,不要以权威自居,动辄给别人扣大帽子批评。做学问必须以理服人、以事实服人,更需要尊重不同的意见和观点,这是做学问的基本准则。”

 这段留言的确写得很漂亮,也够冠冕堂皇的!也正是因为它的冠冕堂皇不得不让我有了一些忧虑。我写的这篇文章本来就是反对伪历史说的,怎么倒变成了臭狗屎了?留言的人在冠冕堂皇的言辞下真的有那么阳光吗?仅看他的留言连我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变成了那种躲在阴暗角落里专门盗窃彝族历史文化的贼了,我仿佛听到留言人竭斯底里的捉贼的喊叫声……

 诸君,《尊重历史就是尊重我们的母亲》这篇文章不长,为了澄清事实还是请允许我把这篇文章再抄录下来恭呈给大家看看吧,也好让大家把留言和原文结合起来推敲一二。

 内容:“目前,有不少的彝族文化人在为彝族文化的发展呕心沥血,他们挖掘、整理出了不少的彝族文化经典,这是很好的,是值得让人高兴的事!

 不过高兴之余还是有着一些担忧,就如吱嘎阿鲁其人一样,吱嘎阿鲁在我们父辈的口传里叫“笃叟嘎阿鲁”(不反对他的名字的多样性),是神化了的彝族民间英雄。这些事实挖掘整理的学者知道,民间也不乏明白人(要不学者们从哪里挖掘?)。在感受吱嘎阿鲁的那神人般的虚构故事中,我们的有些学者却不安分了,演推说吱嘎阿鲁是祖摩(彝族君长)什么的,这样说是有些牵强的,毕竟历史是很严肃的,历史万不是文艺作品,是不能虚构的。我们研究历史的目的就是要还过去以本来面目,让后人感受先辈们的荣光,从而唤醒人们对自己民族的热爱。要是硬生地把吱嘎阿鲁推上他本不该上的某些历史舞台,我想是会让其他民族怀疑了彝族历史的神圣的。

 历史是浩瀚的长河,正等待着探知者去遨游;历史是陡峭的高山,需要不畏艰辛的人去攀爬;历史更像是我们慈祥的母亲,她在娓娓地叙说着我们彝人辉煌的过去!

 ——尊重历史吧,就像是尊重着我们的母亲!”

 各位朋友看到了吧?就这样一篇主题为善待历史的文章竟然让有些人不爽了!文章里我有说“大话、空话了吗?我以权威自居了吗(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权威,我只是个喜欢彝族文化而又尊重历史的人罢了)?我给别人扣大帽子了吗?当然我是有反对了别人的!那些不尊重真实的历史而又总是在胡编乱造的人难道就不该收敛一下吗?要说真正的“说大话”那此君才是个中高手吧?各位好好玩味一番就会明白。

 我的确是反对把南诏王与吱嘎阿鲁扯在一起,因为我始终在尊重着历史。大家都知道,南诏王朝从公元649年第一代王细奴逻开始登上蒙舍诏诏主(南诏王)之位至公元902年第十三代王舜化贞突然死去结束,历经13代历时253年,是中国古代历史上真真实实存在的王朝,虽然被神化了并留下了《南诏图传》画卷,但这个王朝是真实存在着的。只要稍有些彝族历史文化知识的人,就不会把吱嘎阿鲁和南诏王族相提并论的,尽管吱嘎阿鲁让我们彝族人民崇拜,也尽管吱嘎阿鲁已经“神变为一种神祗”,但被崇拜的不一定都是王啊。新疆突厥诸民族中的传说人物阿凡提也是个被神化了的人物,新疆那边的人们怎么不说阿凡提是他们的王?我想人家就是因为尊重历史的缘故!

 也许此君在他的思想意识形态里是这样认为的,你南诏王不也是在民间以神话的形式流传着的么?正好吱嘎阿鲁就是彝族神话里的英雄啊,南诏王当得王那吱嘎阿鲁怎么就不能当王呢?

 ——呵呵,假如真的此君是这样想的那我是真的无语了!

 此君说“做学问必须以理服人、以事实服人,更需要尊重不同的意见和观点,这是做学问的基本准则。”我认为这几句话要是放在其他地方去说是说对了的,不过用来指责我的这篇文章就应该是浪费了!我反对那些不尊重历史的伪学者就是不尊重“不同的意见和观点”了吗?我怎么老是觉得这里面好像暗藏着“大帽子”的玄机?也许此君的心里才是真正的潜藏着一种不让人提意见的根本意识吧?照此君的说法,那古代彝族大学问家举奢哲在《论历史和诗的写作》里说“记录要真实,鉴别要审慎,这样写下的,才算是历史,史实才算真。所以历史家,不能靠想象。不像写诗歌,不像写故事。诗歌和故事,可以这样写:当时情和景,情和景中人,只要真想象,就可作文章,可以有假想,夸饰也无妨。”的这些观点都是错误的了?举奢哲不也是反对不真实的历史的吗?

 唉,我是真的搞不懂诸如此君类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到底是在用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来链接彝族历史文化的,而当他们看到举奢哲对彝族历史文化观的精辟论述后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写到这里,耳畔好像又传来了捉贼的喊叫声。呵呵,但愿那个在喊叫的人自己不是贼!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