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在草海之滨【原创】  

2011-10-15 01:52: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草海之滨
                                                                                     文\阿哲鲁仇直
        深秋时节的九月,阳光还是一如既往的明媚,我和几位彝族网里的挚友来到有着高原明珠美誉的威宁草海之滨——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县城。阿克是我中国彝族网上的文友,他刚好从北京回六盘水办事顺便过来看看,阿妮是我们贵州彝族网上的朋友,她是贵师大的学生分在威宁中学实习,而我说起来很惭愧,我是去找苗医拿草药,因为我的病一直没有好。
        那一天我是晚上九点过八分从可乐出发的,是一位亲戚开车送我去的。到威宁县城时已经近十一点了,精神可嘉吧?最不好意思的是阿克和几位未曾蒙面的朋友却一直等着我,还是太晚了吧,几位朋友又因为第二天有要事故不能相陪,最后是阿妮和阿克我们三个在烙锅店里挑灯夜战一直近凌晨五时。其实我们三个也是第一次见面的,你们不会不相信吧?那一夜我们犹如阔别多年的老朋友一般,没有一丝丝的生分,没有一点点的做作,呵呵,一切都那样融洽!真的,就是阿妮这个姑娘也没有一般女子的忸怩作态。快到五点了,兴奋过后大家都有些倦意了,我和阿克把阿妮送到了她的住处的楼下,虽然我们都有些酒意了,但我和阿克都认为女子的住处就让它神秘一些吧,呵呵。
         第二天我和阿克睡了个懒觉,醒来时都已经快到中午11点了。本来头晚上阿妮说好要请我们吃饭的,但因为我与老朋友苏涛通了电话,知道他正在威宁草海边拍摄《威宁人说威宁话,乌撒人诉乌撒情》一片子,更确切点说是拍MTV。这是个很难得一睹的机会,故我和阿克、阿妮并一同前往拍摄现场看看。拍摄现场就在草海边的国际养生基地,里面的风景是园林式的配置,那些山,那些树木,那些草地,那些木屋,再配着那烟波浩瀚的草海,真的是很让人着迷的一个去处。
       下车,翻过一处小山垭,远远的,我们就听见了欢快的彝族舞曲,很舒心的,只是叫不出曲子的名字。步入园区内,里面的人不怎么多,广场旁光洁的沥清路上停放着几台摄影专用车,身着各式民族服装的人们在广场里忙碌着。
简短地和苏涛老师打了个招呼后,随着照相机“咔咔”的快门声我毫不客气的忙碌起来。我首先捕捉到的是一位苗族美女,美丽的苗族服饰映衬着她清秀的脸庞,像一朵白色的山茶花,的确很漂亮的。通过交谈,她叫王郢仙,是威宁本土的苗族姑娘,喜欢唱歌,目前在北京读书,这次是特意回来拍《威宁人说威宁话,乌撒人诉乌撒情》这个片子的……
  中午我们应邀和苏涛老师他们一起回县城就餐,其实是我们很不客气,因为在我的要求下苏老师要介绍彝族歌手余珊给我们认识。我们到草海之滨的拍摄现场时,彝族歌手余珊已经回住处了,所以我们当然是要穷追不舍咯。去他们的住处了,是苏涛送我们三个去的,途中苏涛告诉我们说第二天要去牛栏江拍,有时间的话叫我们一起去,他说那里的风景更让人着迷。哎,真羡慕死人!调个头说我更羡慕人家威宁县,这苏涛原来是我们赫章县民族宗教局的(还是借用的呢),现如今被人家威宁县的硬调去了!羡慕归羡慕,我们不至于无所事事的赶后朋友跑呀,那可是人家的正儿八经的工作,而于我,呵呵,是名不正言不顺的爱好罢了!
  还好,在就餐的地方苏涛老师把彝族歌手余珊介绍了给我们认识,噢哟,是一位真真正正的彝家美女哦!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在白里透红的脸庞上忽闪忽闪的,鼻梁好挺直哦,还有那棱角分明的嘴……呵呵,真的堪与凉山州的大美女玛嘿阿依媲美呢!其实这余珊也是很不容易的,刚从外省参加完比赛就风尘仆仆的赶回自己的家乡,的确这《威宁人说威宁话,乌撒人诉乌撒情》是应该好好的演绎一番的了,而又所有的这些怎么能够离得开像苏涛、余珊、王郢仙等这样的民族文化人呢?饭吃完了,我们匆忙地与苏涛、余珊合了几张影,下午他们还要去卢宏山下的白草坪拍摄,而我们也要各自回去了。
        真的好想和他们一起去,去看看那个与我的家族有着万千情节的白草坪……罢了罢了,还是回去细细地端详所照的照片吧,去慢慢的回忆这次在草海之滨的点点滴滴吧,也许这样才是我这个有着几十年人生经历的人应该去品味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