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心灵磁场【原创】  

2012-01-18 04:00: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灵磁场

文/阿哲鲁仇直

徜徉在冰冷的电脑里,偶尔机械地和网里的朋友打着招呼,大脑有些晕乎乎的感觉。今晚我是怎么了?怎么眼前总是一些过去的事和过去的人在浮现?难道一个人的心灵深处真的暗藏着磁场?那么N极是大脑吗?那么S极又在哪里呢?

再过几天龙年的钟声就要敲响,也许我是在等待着新的一年的到来吧。腊月十二那天原本是我的生日,是我新旧年轮的交替,可是那天我真的记不得了是自己的生日!回想过去犹如是一场梦,梦里的一切既亲切又生疏,人生如一叶小舟,被岁月催动着在时光中飘荡,这一刻的我啊,恍惚间真的是在梦里一般。

还记得是五月天吧,那时的风很轻柔,轻柔的直让人心疼。她告诉我山那边的洋芋花开了,她坐在满是花香的田垄细数蓝天里飘过的白云。从那天过后,我的心里装满了温馨的花香,我陶醉在了那个灿烂的五月。

在我一直陶醉的时候,终于有一天,天空布满了黑黑的云,我的电话拨不通了那个熟知的号码,我的思念在六月里被撒满了冰雪。一些事,一些人,在我晕乎乎的大脑里忽隐忽现,好想再拨打一次那熟悉的号码,好想再听一回那莺燕般动人的声音!……

夜已经很深了,木然的坐在电脑前,心里真的空荡的发黄。我不知道这一刻的我,大脑里是不是有N极存在,当然更不知道S极的确切位置。也许,在我的心灵深处,真的有着一个让人牵心的磁场。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