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妈妈和女儿【原创】  

2012-04-30 02:16:55|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和女儿

文/阿哲鲁仇直

 

那一天家里来了客人
是邻村的老亲戚
爷爷奶奶拄着拐杖笑声不断
爸爸妈妈忙不迭地招呼入席
十八岁的我还感到一丝好奇
泛着天真的笑脸帮着忙个不停

那一夜家里很闹热
族里老辈们来了若干人
围坐在火塘边
爷爷黑红的脸膛堆满了难见的笑容

那一夜我哭了
是十八岁以来第一次透心的痛
那一夜我崩溃了
我的灵魂被挤压的直变了形

那一夜
是妈妈流着眼泪告诉我
当年她也受过这样的煎熬
妈妈说这一切不怪别人
谁叫我们生来就是女人

妈妈知道我喜欢着山下那个男孩
妈妈说二十年前
她也爱过山外的一个男人
只是凶悍的外公外婆当道
妈妈始终不敢跨出那道门槛

妈妈告诉我
其实我父亲也很可怜
曾记得刚嫁进这个家门
在一个冰冷的旁晚
我父亲发起了酒疯
妈妈便在拳打脚踢中
被赶出了家门
伴着朦胧的星光和鸟虫的鸣叫
屋后的树林变成了妈妈的家

妈妈说
妈妈一直没有怪过我父亲
妈妈说父亲一直很痛苦
因为父亲也一样
曾经爱过一个山外的女人
只是爷爷和奶奶啊
就如同两座不可动摇的大山
父亲最终也不敢把那个女人领进这个家门

妈妈说
男人其实就是女人的天
妈妈说
她终究悟透了这个理

那一夜
妈妈和我说了很多
那一夜
妈妈和我变成了泪人
那一夜啊
妈妈的眼泪淌成了河
而我和着我的梦想
早已随着悲伤的泪水
湮没在了黑暗的深渊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