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一天,我遇见了她【原创】  

2013-08-17 13:2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天,我遇见了她

文/阿哲鲁仇直

 2010年的春天,那是一个山花烂漫的时节。在一个不经意的日子里,我在网络里与她相遇,她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让人着迷。于是,我便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她。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迷恋上了情诗,于是我给她写了很多很多的情诗。  

 2011的7月,我去云南省的昭通市去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本来以为那次远行是一次美好的开端,尽管是她没有和我同行,但在内心深处,她无时不刻都与我同在。也许说来没有人会相信,其实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的,尽管我们隔的不远,当然,我们是经常有视频。就在昭通,我说我要给她买个礼物,她虽然推辞但我知道她内心的愉悦,于是我精心地给她挑选了一份漂亮的礼物,可惜那份礼物至今没能送出。正如我在一首诗里写的那样“那朵美丽的索玛花\不知道要怎么送给你……”

 有一晚上,我陪中央民大的几位朋友去吃夜宵,是昭通当地的一位朋友的朋友请的客。吃完饭后我们又去了KTV,当时很闹,所以她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没能及时听到。之后她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我说人们在唱歌,太闹了,电话那头的她明显的有些不快。我当时不在意,回来后给她电话,不接,再给电话,还是不接!我有些迷糊了,于是我拼命的搜刮起和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来……

 在我去昭通之前我们说了很多话,在那很多的话里除了她对我的嘱咐外,她还开玩笑似的说叫我不要太过接近别的女性。 

 当晚上给她如实汇报的时候我没有丝毫隐瞒,那晚上我们在一起吃饭的大部分是女性,是中央民大的几个研究生。

 有一天,我终于收到了她要来我们县城玩的消息,是和大学的同学们一起来。于是,我很期待着这个日子,我要去见她,趁机给她解释解释,以求得她的原谅。

 一天旁晚,她的一位女同学给我来了电话,说她们已经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既高兴又无奈,高兴的是她终于来了,无奈的是这个时候很晚了,我无法去县城。于是我眼巴巴地等着第二天,准备第二天一早的去看望她。我们这里去县城还有60公里,道路情况不怎么好,车子需要跑两个多小时。

 第二天一早,我又和她同学联系上了,可是对方告诉我说她已经回去了!怎么会这样呢?我想,她应该是不想见我,要不她不会就这样匆忙离开的。唉,既然她都走了,那我还去做什么!那一晚我想了很多,那一晚我失眠了。

 次日, 我无形中打通了她的电话,原来她还在县城!我告诉她说我马上就赶去,然而她在电话那头静静地说她已经在回去的车上了,叫我别去了。我脑袋里“嗡”的一下,心想完了,这回她是真的要回去了!

 我知道是她叫她同学故意告知我她来我们县城的消息的,不过她的那个同学怎么要骗我说她已经走了呢?事后我有几次想问问她的那位同学,却又无从问起。

 经过这事后,我把之前的一些林林总总的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怪我的不检点也至于引起了误会。有人说女人最容不得的就是自己心爱的人对爱情的不专一,其实我也没有不专一,自从喜欢上她,我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想到过第二个女人。

 终于有一天,我和她通了电话,电话里她有些期艾,接着便挂了,我想她也许是遇着什么麻烦事了。可谁曾想到,那个电话一直被挂了两年多!

 其实,我一直记挂着她,我不知道我在她心里是不是真的消失了,而于我她一直鲜活着。

 火把节那几天,我们县城举办了一次全市的歌唱大赛。那一天,天空的那样的蓝,阳光是那样的明媚,和来参加比赛的外县朋友通了电话后,提着相机我也去了演出现场。台上的序幕已经拉开,台下已经坐满了评委演员和观众,我也开始摆弄起相机来。

 在我摆弄着相机的时候,我突然看见镜头里有个穿着彝族盛装的红衣女子走过来,我在想:这人真是的,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等我对好了焦距才撞进我的镜头!我想喊她让开些,但碍于男人的风度吧,于是我保持着照相的姿势,想等她入座后再继续。

 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过来了,从镜头里我依稀看见了她的脸,是她!我的心突然一震,这不就是那个我魂牵梦绕的她吗?!我在慌乱间摁下了快门,无意识的。几秒钟后,她依然看着我这边,我知道她已经看见我了,并且认出了是我。我有些窘迫,不敢就抬起头来看她,尽管心底里我是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愿意。

 我在想,要是我们戳破了这层纸,那么我对她应该说些什么呢?于是我继续装着没发现是她的样子,继续鞠着头看着相机的取镜框,模样肯定显得有些狼狈。她静静地看着我的方向,大概有差不多两分钟的时间吧,之后她坐了下来。后来我故意的坐在了她的左后方。

 我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她也偶尔也扭回头来朝我这边张望,而在她扭头的时候我就把脸轻微掉了下方位,我知道,我只是在自欺欺人。其实我深深地明白着,这一生,她将是我心底永远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