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人的独白【原创】  

2013-09-28 01:3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独白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文友们给我扣了顶“情诗王子”的帽子,其实我真的不敢轻易要了这顶帽子,毕竟我已不再青春年少,这顶装满了情火的帽子定会把我烧的体无完肤!我是真的喜欢写一些文字,用以释放内心深处的情意,要是朋友们一定要给我一个雅号的话,那么我更愿意是一个“走在山路上的彝人”!从四十多年前一路走来,乌蒙山的风一直吹拂着我,把我从懵懂无知的少年吹成了两鬓斑白的老头。

每每在网络里交流,我总是忘却了自己的年岁,仿佛自己又回转到了那少不更事的年头,脑海里的天空是那样的蓝,水是那样的绿,于是,网友们也很少有人会顾及到我的年岁。更让人忍俊不住的是,一些天之骄子甚至还问我在哪个大学读书!也许在他们想来,一个老头是不会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的,殊不知电脑的这头是一个极不安分的老头!不过当热情冷却之余,我总会在想,我的青春已不复在,就如那六冲河里昨日的水,早已流淌在了远方。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很纠结,我是不是该从荧屏前安静的走开,还是悄悄地继续留下来?

就因为我爱回忆一些过往吧,那些过往里少不了有一些美丽,尽管那些美丽早已褪色,而在我记忆的深处它们依旧灿烂着。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吧,当我往空间里镶嵌进去一些记忆的时候,人们就会觉得我不合时宜,或者是误会我又命犯了桃花。

我最怕有人质问我有几个好妹妹,其实我真的也想有很多好妹妹,的确我也有不少的好妹妹,不过这些好妹妹都不是人们所想的那种“好妹妹”啊!她们给我以灵感,让我在昨日的记忆里遨游,并把一些过去翻落成雨滴。这本来是何等的美好之事,我又怎么能舍得让一些不明就里的人扰了那份清幽!毕竟生活和艺术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尽管艺术源于生活,你可以把生活以艺术的形式来表达,你却不能把艺术当成了生活。

有人说生活需要七色阳光,其实那七色阳光不仅仅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而更应该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个世界很真实,一些不能实现的事物我们只能把它置放在幻想的瓶子里,需要幻想的时候才去打开,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

我是真的很满足,满足着每个月工资卡上的那点犒劳,正因为有它存在的缘故,我才能够静心的去勾勒我的内心世界。我并不是要把艺术和经济挂钩,当一个人的脑子里满装着金钱的时候,艺术与他是没有缘分的。假如硬要亲近艺术的话,那么这样的人也只能整天价的在墙外溜达,艺术殿堂之门是不会为之开启的。其实我也是一个一直溜达于艺术殿堂之外的人,不过我明白着自己,所以我很安静。

我是真的有些可笑,那些高雅的文字,总是如花朵一般在我的眼前飘来闪去,而我总是会张牙舞爪地去捕捉,总是想把它们栽进自己的脑海里。于是,我一个人常常会很孤独,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无来由的有一种冲动,想要把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物事都尽收眼底,然后用心来彼此安慰。也就是因为这样,我很珍惜着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动,就怕它们在我的指尖悄悄滑落。

曾经有文学院的青年学子戏问过我,说我为何偌大年岁了还要去感叹一些情事,说我会不会有感到一丝羞愧。我真的很惶恐,我或许真的不该去为这些花开花落发感叹, 也不该站在皎洁的明月下吸取光华,我更应该去和一些老者搓搓麻将、走走象棋、品品小茶!其实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我的追求的,就如我逃离不开韭菜坪的花香一般。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些年轻人的不理解而丢弃了自我?我是没有了青春的容貌,我却不能失却了情感之心,难道情感就只能是年轻人的专利?爱的内涵其实很广泛的,就如爱人的心是天上的星一般,一个没有情爱的人,很难想象到他会写出怎么样的有情有义的文字来。

我是真的爱着一个人,深深的爱着!尽管相隔遥远我们彼此都不在乎,相爱不一定就要拥有,思念其实也很温馨。

习惯了一个人的孤独,我乐于做现在的我,不用年轻的面目招摇,我只想把内心深处的情意诉说。那轮四十多年前的月亮依旧挂在天上,那头悠闲的老牛依旧拉着吱呀的木轮车……

还是悄悄地躲进自己的小屋里吧,然后默默地把内心世界晾晒。那个远方的她此刻也一定想着乌蒙山深处的我,不是因为“情诗王子”的名头,而是因为一个走在山路上的彝人。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