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朱常务【原创小小说】  

2013-10-30 00:3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常务(小小说)

        话说在我们这边的一家小报社,报社里有一位姓朱的常务副总编,他精明练达,最善于见风使舵,人们都喜欢叫他朱常务,他也很喜欢人们这样称呼自己。半年前,报社的总编调走了,朱常务心里想:这回该轮着自己了吧!于是,他干瘦的脸颊上两只圆圆的小眼睛在闪着光亮。
        有一天组织部来人了,是一个姓郑的副部长和着几个年轻的干事,朱常务心里乐开了花,今天该我老朱搬正了吧。于是,他的眼前浮现出了曹副县长端着酒杯摇晃着肥大的脑袋给自己承诺时的模样……
        开会了,朱常务笑眯眯的坐在隔主席台最近的第一排,其实他是故意选好了这个位置坐下来的,他想坐在这个位置好,一会儿郑副部长叫自己上主席台去就坐的时候方便,他还特意准备好了一只目前最时髦的真空太空杯,杯子里面是自己的得力干将,副刊的编辑阿猫前不久送的喷香的云雾毛尖。他想,自己要是捧着这杯子坐在主席台上,那景象一定会让自己在下属面前增添不少的风采。
        待郑副部长们在主席台上坐定后,朱常务带头鼓起了掌,报社不算宽敞的会议室里顿时响起了久违了的掌声,二十几个人用心地拍着巴掌。
        “谢谢大家!”郑副部长向前平平压了压双手,接着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朱常务问道:“怎么不见陈副总编啊?”
        朱常务“唰”的一身站起来答道:“报告郑部长,有一篇文章很急,我叫他去赶文章了!”
        “哦,是这样啊。”郑部长笑了笑又道:“这样吧,叫他先把手头的事放一放,先来参加完会议再做不迟嘛。”
        “这——”朱常务的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不一会儿,陈副总编轻轻地走进会议室,郑副部长微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其坐下,接着伸手拿起了一张红头文件,“同志们,受组织的委托,今天来到这里和大家开个短会,下面由我向大家宣读一份人事任命文件!”会议室里顿时鸦雀无声,静的连一颗针掉在地上也听得到。
        坐在最前排的朱常务伸长了脖子。
        “——陈铿同志任报社总编!”接着有力的宣读声,主席台上的郑副部长带头鼓起了掌。
        听到这句话,朱常务的脑袋“轰——”的一声,顿时眼睛一片漆黑。这怎么可能?曹副县长不是答应过自己的吗?妈的,那十沓百元大钞不是打水漂了?!想到这里,朱常务几乎瘫倒在地。
        就这样,朱常务想搬正的想法落了空,于是,他眼镜后那精明的眼睛不在熠熠生辉,他那干瘦的脸上也不再挂着笑容。
        陈总编不错,一上任就弄来了很多的经费,把报社拖欠了作者半年之久的稿费给兑现了,人们欢欣鼓舞。
        ……
       纪委来人了,是来调查陈总编的。这纪委的人也真神了,就连报社招待了哪些客人几支烟几杯茶都没落下。
       人们在猜测,这事准定是朱常务干的。朱常务听说后双脚跳起老高,指着天又用那套他独特的方式发誓道:是谁干的我叫他头发流脓,叫他看不见自己的后颈窝……
      人们听见他的发誓后摇了摇头,随即悄悄地相互说道:这狗日的真他妈的不是人!
      后来,朱常务被带去了纪委。没几天,听说朱常务被纪委的移交给了检察院。
      ……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