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论阿哲在“S.F文学群”的消失掉【原创杂文】  

2014-10-15 02:1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阿哲在“S.F文学群”的消失掉【原创杂文】 - 阿哲鲁仇直 -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论阿哲在“S.F文学群”的消失掉

   作者  阿哲鲁仇直

 

今天是10月14日,一觉睡醒来洗漱完毕,依旧打开电脑,本想看看一些时政。我的QQ是自动打开的,这时我看到QQ在闪动,应该是有群在交流吧?漫不经心的点开一看,哦,有朋友给我留言了呢!“阿哲你怎么了?阿哲你没事吧?”的关心语气除了叫我受用之外也叫我有些纳闷,怎么会这样问呢?我一直好好的啊!要不是因为我起得晚了所以朋友们觉得奇怪吧?我真的费了一阵子猜测。这时我才发现,在我的200多个群里找不到排名第二的“S.F文学群”了,哦,我明白了,我已经不在B君的“S.F文学群”里了!一定是朋友们看到我没在“S.F文学群”里了后才这样说的吧?在这里我要说一声感谢,感谢这些朋友还记得在“S.F文学群”里曾经还有过一个叫阿哲鲁仇直的人!

是的,B君的“S.F文学群”在我的眼前消失了,更准确点说应该是我在B君的“S.F文学群”里消失掉了!其实离开不离开不奇怪的,可是我却没有收到一丁点的消息,真的像是一阵小山风吹过去一般的悄无声息,就连信息提醒栏也没有丝毫的反应(这一点也许是我的网速慢的原因)。为什么会这样呢?哦,我知道了,是因为前段时间我气走了两个人,昨天又移除了两个外搭气走一个,特别是昨天被我气走的这个叫“D.A.N”的,这女子听说是某个电视台的播音员,我的确有听过她的语音嗲声嗲气的,B君谈起她的时候总是会眉飞色舞的……

看来我是真的应该好好反思了,前段时间气走的那两个B君应该不会有怨气吧?要不这么久了怎么没有向我露过一丝一毫的不同意见呢?我想也是,那两个人中一个当我在群里贴滇军六十军在台儿庄战役中英勇抗战的事例后有些不爽吧,为此和我争论起来,在他看来过去的事没必要拿来说事,而我的认为是六十军是为抗战立下汗马功劳的劲旅,应该让人们记得他们的事迹,就这样那人就拂袖离去。其实我很明白他的不爽,因为我提到了六十军的民族构成成分,可以说六十军是一支少数民族队伍,我现在也不隐瞒我的态度,毕竟这是事实!我相信正是因为我的这些直言让那位高人不爽,从而导致了他离开“S.F文学群”,要说我有责任的话,可能是我不应该在群里说那些过去的事,不过B君自己也是个少数民族啊!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是要宣扬什么,我只是觉得六十军在抗日战争中的表现是可歌可泣的,是应该得到我们后人的尊重的。不过我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那就是那个人似乎不愿意叫更多的人知道关于六十军血战台儿庄的往事,这是为什么呢?难不成他是小日本留下的种?或许他们早就认了远在重洋外的小日本祖宗了也未可知!呵呵,但愿这不是事实,而只是我的不着边际的臆想。

另外一个是内蒙古的,她是个五十岁的大姐,在这里我就叫她一声大姐吧,毕竟人家长我两岁!那天也是我多事,为了让群热闹一些,我主动接了那个五十岁女子的话茬,本来大家聊的很好其乐融融的,她还提及了武则天什么的,我便开玩笑说“那些人咱家不待见!”是啊,那高高在上的一代天骄岂能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相提并论的,为此我想用一句玩笑话来了结。可万万想不到的是,那女子突然提及了我的母亲,说:“你的母亲不是女人吗?”这一句话有如一颗炸弹,直炸的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怎么会这样呢?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尽管我的心里不是滋味,我这一生最大的两个忌讳就是别人辱及我的父母和我的民族,但考虑到她是五十岁的女子我便给她留了一些情面,我只是轻言提醒她“怎么这样说话啊?”,谁知她并不领受我的宽宏,或许她自比则天武后了吧?所以认为我的玩笑话有犯她的天威,于是我们并舌枪唇剑了一通,最后是我厚颜无耻的留了下来,而她却离开了“S.F文学群”。

在和她论道的时候我抽空进了她的空间,哈哈,不错的,原来也是个舞文弄墨的主!怪不得这样能口诛笔伐的,不过我还是有我的想法,一个五十岁的女人了,你自己也是做母亲的,怎么动辄拿别人的父母漱口呢?我原本以为内蒙古大草原养育出来的人都应该是心胸广阔的人,就像那广袤的原野一般,这回却是让我见识了个另外的,这里不说另类啊,毕竟她还是人!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把这两个人气走了是事实,站在B君的角度考虑,这必然是“S.F文学群”的一大损失了。B君历来爱才,也许这两桩事落在B君的头上,让他自己处理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了。也许他会因为惜才而不会在乎一些针对个人的或民族的侮辱,而我却不行,我这一生最大的两个忌讳就是别人辱及我的父母和我的民族!

其实这些B君应该都是不计较的,要不他一定会找我暗下交流不同的看法,就像是我看见了我的群的管理员移除了一些不太恰当被移除的人一般,我会第一时间和管理沟通看法,从而达到一定的统一。以前有关B君群里的人B君也暗下和我交流过不少,所以我想这些B君不在乎的。

当然在自己群落的管理上B君是很积极的,可以说也是很成功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是万万和他比不了的。B君和我一样,除了自己建立有群外还有去朋友的群里帮忙做管理,我们都因此会拖带一些自己的好友去别人的群,以增加人气,从而也不枉了网友一场的情意!我个人觉得这些都是小意思,也是人之常情,就算是之后我离开了网友的群,那些我带去的人我决计不会千方百计的给挖回来,他们毕竟不是我的私人物品。而我的这位B老弟却不这样认为,他会因此而大发牢骚,甚至大骂出口,会粒粒数数的唠叨说枉费了曾经给某某群带了多少多少人过去啥的,或许在他的心底里,他的“S.F文学群”里的群员便是他的私人物品了也未可知。

的确,他在群管理上真的是个铁腕人物,他不希望他的群员在别人的群里蹦跶,这一点我是不得不佩服他的。他可以没来由地把你扫地出门,然后又声泪俱下地把你请将回来;他高兴的时候可以把你捧上天去,反之又可以把你踏入地狱……总之,在他的一亩三分田里,B君绝对是个豪气冲天、敢作敢为的人!而所有这些,在B君门前我决计是不敢和他相提并论的。

而又在20141013日的昨天,我又不识时务地在B君的“S.F文学群”里谈论了一些有关六十军的话题,之后有一个叫“Z.H作家协会”的人进来发了一则广告,是关于招收协会会员的事项。我知道这样的广告大都是以获取利益为目的的,他们只是打着文学的旗号撑门脸罢了,有位群友当时也说了“Z.H作家协会”是“无利不起早”的话。其实这样的广告都是不可信的,真正的作协各地、州、市有,省里也有,这些正规的作协是不会胡乱发广告的。而为什么这些人还要发这种扰乱视听的广告呢?还不是抓住了人们爱好文学的软肋,还是那位群友说的好——无利不起早!只是我很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还要相信这些打着文学旗号到处招摇撞骗的人呢?怪不得有人感叹说现在的文学世界都快变成垃圾场了!

其实我当时也并不想踢掉此人的,所以我问他:“办了‘Z.H作家证’有何用呢?”为此引起了那位“作家”的不快吧,后来我们就有了一些争论。按说我是没必要和他言来语去的,直接踢了干净。不过我为了给其一个喘息的机会,也为了给群友们一个难得的现身说法的机会,那位叫“Z.H作家协会”应该是很有着一股坚忍不拔的毅力的,确切点说是对想要赚取群员们的金钱信念的执着吧。最后我说:“你不适合在这个群里了!”他也毫不客气地还我以颜色说:“你也不适合在这个群里了!”咦?这真是奇了怪了,用时下时髦的话来说“真是奇葩了”!于是乎我便运用了B君老弟赋予我的伟大的管理职权,毫不犹豫地移除了这个叫“Z.H作家协会”的奇葩鬼。本来我以为我真的是在做“S.F文学群”的卫道士,我甚至幼稚的以为会有很多群员感激我的,感激我为他们清除了也许会让他们掉进去的陷阱!而事实呢?哈哈,我阿哲虽已近半百,却真的幼稚的可怜!

在我还沉浸在为清除一个诟病而自喜中时,一个叫“Y.B.Z.R.S”的人和之前我提到过的那个叫“D.A.N”的所谓的播音员恼怒了,接着连珠炮似的质问起我来,在他们的眼里我似乎变成了一个不近人情的混世魔王。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们两个和“Z.H作家协会”是沆瀣一气的,后来估计我是错了,因为“Y.B.Z.R.S”和“D.A.N”不是群主也不是管理,他们没有保护“Z.H作家协会”的能力,这一点我是应该向他们两位说声对不起的。而又在我作为管理处理群员的问题上,有人出来说话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无中生有说我骂人,奇怪的是他们的穷追不舍不给我申辩的机会!于是我在想,这是不是因为我说叨六十军的故事惹的祸?

看来我移除掉那个“Z.H作家协会”是不合时宜的!或许真的是群主授意其进来招收会员的,毕竟B君是个生意人,他关爱同情同是生意人的人可以理解(在这里权当“Z.H作家协会”是生意人吧)。或者就是他们真的有联系也无所谓嘛,有人加入作协会也是好事嘛,这个世界还可以多了一些作家撒!总之,我是不应该多管闲事的,反正他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受”的事嘛。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怪不得我给那个“Z.H作家协会”的人打招呼不要发这种东西的时候,对方居然理直气壮的和我这个当管理的说“这个群不欢迎你”的话……不过这B君也真是的,你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这种人你是要保护的嘛,那样我就用不着干那些费力不讨好的事了嘛,毕竟“S.F文学群”是你说了算的!

或许这些都真的是归咎于我在“S.F文学群”发的为六十军鸣不平的文字吧,所以引起了一些持民族主义者的不快,从而以我移出“Z.H作家协会”为借口找我的茬,而作为B君也不好得罪了那些自己的群员……其实B君是做得有些不地道的,有想法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嘛,我犯的错误实在是太大了那么我会自己走人的,用得着这样鬼鬼祟祟的暗箱操作么?就像是我在他的“S.F文学群”里移除人一般,我是让对方知道的,至于愿不愿离开那是另外一回事。而B君却要悄悄地移除我,你直接告诉我你的想法不好么?是怕我阿哲鲁仇直赖着不走吗?你B君也太过高的估计自己的吸引力了吧?好歹我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我万不会因此和你大吵大闹,因为那样做不值啊!哈哈,不知道现在的B君是怎么想的,阿哲我是真的有被别人杀黑刀子的感觉,连心都是凉飕飕的。

曾记得B君一直对说我是他最尊敬的朋友,是他的哥,哈哈,而在此刻此刻,我这“哥”真的不知道应该咋样去看待这位我一直以为是至情至性的B兄弟了!记得前不久,我在一个叫“Y.S.G”的群里看见C君骂B君,说他总爱在背地里干一些挑拨离间的事芸芸,我心里还不以为然,那位C君怎么能这样骂我的这位B君老弟呢?……不说这些了,也许我是真的错了,也许我不该和一些人推心置腹视他为知己,也许也不该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在一个错误的地方发那些不被人待见的感概。那六十军是我什么人嘛?这一点或许我是应该学学我的这位B老弟——缄口不言!我在想,我原来一直在乎的一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值得?一如我在B君的群里一般,自认为是恪尽职守的,到头来却被那个叫“Z.H作家协会”的中,原来不受欢迎的才是我阿哲!

俗话说“十月有个小阳春”,其实写好这篇小文后我没有忙不迭的发出去,而是把头转向了窗外,好希望有一束阳光突然射来,那么我这微寒的心里或许就会温暖开来。天越来越黑,一如我沉寂的心……我知道,我的等待终将只是一厢情愿!是的,温暖的春早已过去,冬的寒气已然嘘嘘袭来。于是乎,我把这篇文章小心翼翼地放将进来,放进这个属于我自己的空间,在这里,我阿哲应该不会像在B君的“S.F文学群”里一般不明不白的消失掉了吧?

                                                                            (写于2014年10月1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