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韭菜花开》电影文学剧本  

2016-04-19 15:2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韭菜花开》,电影文学剧本。

 

故事梗概:

2015年农历八月,东南大学的年轻老师丁木来韭菜坪考察,住进了韭菜坪山下阿维博呷经营的农家乐。阿维博呷家有个年方二十的漂亮女儿叫阿依,一段时间后,丁木爱上了阿依,阿依也喜欢上了丁木。阿依的母亲阿景喽妮早就把阿依暗下许给了在省城大学里读书的堂内侄阿景汝卡,只是还没有公开提亲。阿依的父亲阿维博呷觉得丁木不错,这让阿景喽妮很是着急。在阿景喽妮的授意下,阿景汝卡以看堂姑为名住进了阿依家,阿依却越发疏远自命不凡的堂表哥阿景汝卡。母亲阿景喽妮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有一天丁木和阿维博呷去县城办事,阿景喽妮让女儿阿依和内侄阿景汝卡拼喝咂酒,然后把两个醉意朦胧的年轻人推进了房间。正当阿景喽妮以为得计时,阿维博呷和丁木连夜赶了回及时解救了阿依。阿景喽妮不甘失败,于是横下心来色诱丁木,造成丁木非礼自己的假象,想以此逼走丁木逼退阿依。阿依的父亲阿维博呷对老婆大为恼火,但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农家乐的生意不得不忍气吞声。阿依不知母亲心计误会了丁木,丁木百口莫辩无可奈何。丁木走了,阿维阿依整天以泪洗面。逼走了丁木后,阿景喽妮又忙着给阿依张罗对象,人选还是自己的侄子阿景汝卡,但遭到了丈夫阿维博呷的坚决反对,俩人因此大打出手。时间一天天过去,阿依的痛苦却分毫未减。那段时间里,阿依几乎天天都要站在韭菜坪山上痴痴地看着东方。母亲阿景喽妮却又把眼睛盯上了本寨阿底家在昆明读大学的儿子阿底苏洛。苏洛打小就很喜欢阿依,阿洛的父母也很喜欢阿依,但阿依从来就对阿洛没有好感。看着日渐消瘦的女儿,父亲阿维博呷痛在心里,终于他狠下心来,决定和妻子阿景喽妮离婚。终于,迫于无奈的阿景喽妮只好向女儿阿依道出了实情。得知实情的阿依打开了关闭已久的手机,手机里顿时现出了丁木对阿依无数的问候,阿依终于畅快地痛哭起来。拖着羸弱的身体,阿依又一次爬上了韭菜坪。

(……正本省略,嘿嘿!)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