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走近松林坡(组诗)  

2017-05-15 11:42:30|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松林坡(组诗) - 阿哲鲁仇直 -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走近松林坡(组诗)

/阿哲鲁仇直


一、三月的春风

三月的春风

舞动着温柔的细雨

从天蒙蒙亮开始

便轻吻着考古现场

我知道

这一天的野外作业又要白瞎

 

我不想卷缩在住处

这个叫夜郎缘的地方

于是

和省考古所的老师商量

趁着这难得的闲暇

我们去松林坡

去那里看杜鹃花

 

解开紧绷的心弦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一路南行

三月的春风

把黔西北打扮得分外诱人

那一个个的山头

像一个个美丽的少女

正施放着醉人的春波

 

二、走近松林坡

 

走近松林坡

便走近了一片净土

这里山高风清

这里水绿天蓝

这里的民风啊

淳朴又厚重

 

走近松林坡

走近这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这个偏僻的多民族山乡

正焕发着勃勃生机

你看那些勤劳的人们

他们各有风俗生活乐融

 

走近松林坡

就走近了六百年前的岁月

那枚山崖上的明月

依旧冷艳皎洁

是它用不朽的心怀

见证了征南将军当年的风采

 

三、傅友德摩崖

 

黔中逶迤苍茫

三十万明军旌旗扬

有谁知道当年的傅友德

那个威风凛凛的征南将军

曾在松林坡的亮岩

留下了霸气十足的摩崖

——威服仁怀

 

六百年了

历经无数风雨的侵蚀

“威服仁怀”这四个字啊

依旧在亮岩的崖壁静静地伏着

仿佛一排杀气腾腾的军士

正冷冷地注视着那些化外蛮夷

以及那位气数已尽的元遗梁王

 

这位颖国公啊

他怎么也想不到

位崇名尊爵高禄显的自己

竟也命如蝼蚁

他那把令敌胆寒的宝刀

有朝一日也会斩下儿子的头颅

和抹向自己的脖颈

 

而如今

亮岩山崖上的明月依旧

崖壁上的摩崖依旧

只是

当年那位豪情万丈的人

却不知魂飘何处

 

四、古人类洞穴

 

在摩崖石刻的下方

有一个寨子

寨子后面的崖壁

有一个大大的洞穴

洞穴像一只巨人的眼睛

一刻不休地盯守着这块万倾沃土

盯守着这块赫章第一的高山平地

 

这个博大的洞穴

是古人类生活过的地方

洞里有大量的新旧石器

人们甚至还发现了

华夏大地早已绝迹的动物

貘的化石

 

这不是普通的洞穴

它沉淀着万千年的文化

并用独有的声音

向人们讲述着历史的进程

 

这是个天然博物馆

它让许多上古物种

比如貘

那个憨厚可爱的模样

又鲜活在了人们的眼前

 

五、崭新柏油路

 

这是一条新修的油路

像一条黑色的飘带

又像一条蜿蜒盘旋的长龙

舞动着松林坡

 

松林坡松林不多

亦或是因为

毁在了大炼钢铁的那个年代

或许

真应该感谢那个疯狂的年头

以及那些思想红得发紫的人们

是他们在有意无意间

保住了这片千年红杜鹃

 

望着这一条崭新的油路

我不仅为那满山满坡的杜鹃庆幸

也为松林坡的两万多人庆幸

也或许

这是上天的恩赐

包括那满山满坡的杜鹃花

 

六、千年红杜鹃

 

山坡上的杜鹃花红了

山脚下的布谷鸟叫了

杜鹃花开红艳艳

布谷鸟叫回声声

三月,正是这一片

千年红杜鹃盛开的时节

 

这个时节

韭菜坪山麓下的松林坡

这处叫十里杜鹃长廊的地方

早已是一片花的海洋

那漫山遍野的花朵

像一枚枚红光闪闪的宝石

更像一张张活力四射的笑脸

 

三月杜鹃红

杜鹃花崔春

那一株株历经千年风雨的花树

像一个个壮实的汉子

而那一朵朵娇美的花朵

在花树的手捧里

像极了彝家阿妹那张羞红的脸庞

 

七、护花人萧锋

 

徜徉于松林坡

眼睛牵引着脚步

忽而伫立忽而行走

忽而缓慢忽而疾驰

那一坡坡一岭岭的花树

像一匹匹绸缎上精美的图案

美的让人心跳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高原多变的天

把太阳又捂进了云衣

揣着忙不迭带伞的遗憾

钻进路旁炸薯条的篷帐

趁机放松被一路美景旋紧的心弦

 

感谢上天

让我在篷帐里遇见了他

一个壮实的中年汉子

一个自愿的护花使者

他叫萧锋

微黑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

谈吐间

既露单纯也显精明

 

他说松林坡的千年杜鹃花

是他先发现

他说松林坡有千年杜鹃花

是他先把消息传出去

那个国家级的摄影家

也是他引到山上,然后

把一幅幅精美的图片传向四面八方

……

 

萧锋很健谈

他领我看了最粗最壮的花王

给我说了很多有关花树的奇闻趣事

他也常常为人们的随意采折而伤怀

他说

这里的每一株花树

和他早已血脉相连

 

八、花间彝家女

 

高原的雨说来就来

说去就去

蒙蒙的雾气散开了

云朵把太阳擦拭得金光闪闪

雨后的杜鹃花鲜艳欲滴

 

远远的花间

有一片云彩在飘动

哦,那不是云彩

那是位美丽的彝家阿妹

她身着五彩衣裙

从步道间轻盈行来

 

忽然间

她停在一株花树下

紧紧地盯着一处树桠

哦,那里刚被人折了花枝

她伸出芊芊手指

心痛地抚摸着

……

 

晚风徐来

花香扑面

那个美丽的彝家阿妹

在蓝天白云下

渐渐地隐在了花的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