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的那头,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爱恋

 
 
 

日志

 
 
关于我

阿哲鲁仇直,男,彝族,1967年生,贵州省赫章县人,慕卧格妥阿哲(水西)嫡亲后裔。贵州省散文学会会员, 赫章县作家协会、诗词学会暨音乐舞蹈家协会会员。生长在夜郎故地,血液中流淌着执着,永恒不变的信念是:当太阳和月亮落下山那头,当索玛花美丽的身影飘落逝去,我依然有着深深的眷恋!

网易考拉推荐

读郑正西先生的评论《吉狄马加诗歌狂潮应退潮》  

2017-08-08 10:56:5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郑正西先生的评论《吉狄马加诗歌狂潮应退潮》 - 阿哲鲁仇直 - 我的夜郎我的情——阿哲鲁仇直的博客

 

                      读郑正西先生的评论《吉狄马加诗歌狂潮应退潮》

           文/阿哲鲁仇直

 

无意间看到了郑正西先生的《吉狄马加诗歌狂潮应退潮》这篇文章,说实话,文章题目很好,咋看心里欣喜,给吉狄马加打预防针的来了!谁知打开文章后,我便失望了,因为在文章里我并没看到善意的建议和批评,而是一些纯个人的偏激看法和蓄意的攻击.
        
其实我很喜欢看诗论文章的,比如鹰之先生的文章,我每读必佩服,也必有所收获。说实话,目前,在我拜读过文章的诗歌评论家中,我力挺鹰之先生,别无二人。鹰之先生之博学、敬业、大胆和评说之精准,万不是平常一些想通过评说名人来博取身名之人所能比的。
        
郑正西先生在《吉狄马加诗歌狂潮应退潮》一文中,挺不屑吉狄马加的诗作的,郑先生开篇便这样叙述道:
        
“吉狄马加,诗界无人不晓。概括来讲,他有三个“之最”:当前级别最高的诗人(正部级);举办国际诗歌活动和获国际诗歌奖最多的人;写作朗诵诗最好的诗人。吉狄马加的诗,可以说不用署名便可识别。比如:
        
诗人,光明的祭司,黑暗的对手
        
没有生,也没有死,只有太阳的
        
光束,在时间反面的背后
        
把你的额头,染成河流之上
        
沉默的金黄。你的车轮旋转
        
如岩石上的风暴,你孑然而立
        
望着星河深处虚无的岸边
        
谁也不能高过你的头颅

这样的诗很适合舞台朗诵。朗诵诗要求煽情,诗句像高昂的音符,迅速调动听众情绪,有造势功能,要求一听能懂。”读到这里,我有些犯疑,难道郑先生主张听不懂的诗作?可往下看又没谈及。郑先生笔锋一转,便巧妙地带着读者回归主题:吉狄马加诗歌狂潮应退潮!
        
郑先生说:“首先要肯定的是,吉狄马加热衷致力于诗歌国际交流,扩大中国诗歌“出口”渠道,这是难得的,可嘉的。但是,不足的,或令人失望的是,在这些活动中,从参加人员,到交流的作品,到最后收获,似乎与广大的民间诗人没多少关系。作为领头人吉狄马加,“为他人作嫁衣裳”精神不够,或很不够。就是说,从吉狄马加这些年来的国际诗歌活动看,声势浩大,斥资巨大,年年导演不变,演员不变,到底宣传了中国哪些诗人和哪些诗歌?能否代表中国诗歌“国情”和水平,以及把交流局限于程式化、锣鼓化的朗诵、颁奖,举杯,拥抱。能让众人看得见摸得着的是,吉狄马加他本人确实在国外走红了,获奖接二连三了,“雪豹”誉满全球了……20166月,在四川凉山州举办的“2016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627日至71日),是由吉狄马加促成的。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诗人,与国内杰出诗人代表共100多人。可是,“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期间,“2016年度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就授给了吉狄马加自己……”
        
郑先生似乎对吉狄马加很不满,这本无可厚非,人的思想是自由的。也鉴于此,我细细地读了几遍郑先生的这篇文章,也从中得到了一些不同于郑先生的看法。
        
在“2016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这次大会上,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的讲话说:“……来自世界不同地域,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诗人们,来到西昌畅谈诗歌的地域性、民族性和世界性, 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相信这次来参加盛会的西方诗人们也是这样认为的。而郑先生说:“2016年度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就授给了吉狄马加自己。”这是实至名归嘛,难不成要授给张三李四抑或王二麻子?授奖在具有特殊性的同时还具有唯一性,它不应该成为情绪性的牺牲品。“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是以古希腊诗人荷马的名字命名,旨在表彰各国艺术家们创造的伟大遗产,并颁给文学和视觉艺术领域优秀的创造者。这是因为吉狄马加达到了这个奖项的获得要求,就像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样,这些都是具有严肃性和唯一性的。当然,看着这些奖项被他人尽收囊中,有羡慕者,甚至还有嫉妒者,这都很正常。
        
郑先生说:“2016年下半年就连续三次举行豪华音乐朗诵会。” 这说明吉狄马加的诗歌影响力足够大,而郑先生列举的“李白、杜甫、毛泽东、北岛、普希金、艾略特”等,“谁的诗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这些话,只能是郑先生个人的看法,这正应了一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俗语。且不说这些人都是不是现代诗诗人,就算是,他们的现代诗就真的能走出国门,甚至被推倒“国际诗人”的台面?其实,郑先生的这些说叨是不理智的,也是失之偏颇的,郑先生更不应该乱扣“而且在极度贫困的大凉山门口朱门酒肉”的帽子,且不说吉狄马加的三次诗歌朗诵会不都是在同一地方开的,就算是,那也不绝不是“朱门酒肉”!朱门酒肉的内涵是剥削,是压迫,而吉狄马加的诗歌朗诵会仅是文化艺术活动而已!
        
其时,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首届成都国际音乐诗歌季诗歌艺术委员会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草堂》诗刊主编梁平。梁平先生对吉狄马加的介绍和评价是中肯的。梁平先生说:“吉狄马加是中国诗人里的高产诗人,他的作品视野辽阔,关乎他的彝民族的历史与文化的延绵,关乎整个人类的生存、生命的体验与情感的沟通……吉狄马加是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诗人,但他同时也是我们四川凉山、成都成长起来的优秀诗人……他的诗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了极强的辨析度,尽管他在那个年代,没有加入什么流派、没有举什么旗帜,却能够在风起云涌的各种诗歌运动中,彰显出他写作的独立性和民族性。特别是新世纪以来,他的这种坚持愈发坚定不移,使他的诗歌成为汉语写作的佼佼者,赢得了世界许多国家和民族的认同……”
        
在我看来,郑先生不应该以个人好恶立意,应该有一个负责任的诗歌评论人的道德准则,而郑先生罗列的有关吉狄马加的诸多缺失,倒像是习惯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大字报,叫人看了难免心生寒意。当然,从诗歌的层面说,我并不是吉狄马加的追随者,但这并不影响到我对他的敬重。而如郑先生这种满含火药味的评说,我觉得是不妥的,也是不应该的,可以说郑先生是在玩一把“无德双刃剑”。
        
在郑先生看来,西方文学界应该多待见中国诗界,但不幸的是人家只喜欢吉狄马加的诗,也许这正是郑先生所想不通的地方。郑先生说“中国新诗仅百年,能出‘国际诗人’吗?”这一问法真的叫人大跌眼镜。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郑先生其实不了解吉狄马加,更不了解吉狄马加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汉诗写作,凝成了自己有别于主流群体的诗写个性。和梁平先生说的一样,这就是吉狄马加的独立性和民族性,而应该正是这个不为郑先生注意到的独立性和民族性成就了吉狄马加!
        
郑先生对吉狄马加挤进了西方文学殿堂,坐上了“国际诗人”的宝座总是不以为然,大有不服气之势。郑先生说:“最大的青海湖国际诗歌节,是吉狄马加在青海任职时办起来的。在肯定这个活动的同时,同样看不到这个办了五届的超大型活动对中国诗歌发展起了多大作用。而作为活动的发起者和领导者,似乎“一挥袖,带走了青海湖上空太多的云彩”——可以说是青海湖国际诗歌成就了吉狄马加。”如此说来,吉狄马加不是因为诗人的身份成就了自己,而是因为地位和权力的关系成就了诗人?
        
照这个理,很多部长级的人都可以成为诗人?利用手中权利拉拢来一帮子国际文界人士,从而授给自己一个差不多是“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的牛马奖、骡马奖啰?郑先生也不妨去试试,或找个和吉狄马加差不多地位的人试试?看看能不能也学着吉狄马加捧回一个“国际诗人”桂冠?
        
其实,吉狄马加这颗国际诗星的升起本属正常,郑先生也不该忙不迭的打压,毕竟吉狄马加所获得的“国际诗人”的名号也不是顶级的,或许,将来还有人会拿到“国际大诗人”的名号!
        
郑先生怀疑中国新诗仅百年,不能出“国际诗人”,那按郑先生的认为呢?是不是一百年不够,要五百年一千年?难道郑先生能掐会算?抑或是要多久才能出个“国际诗人”郑先生另有公式?郑先生认为国內的划时代诗人都没有诞生,怎么可能出生了“国际诗人”?那郑先生不妨给出标准来,怎样才是“划时代的诗人”?怎样才是“国际诗人”?这样人们也好有个借鉴。
        
不过就目前来说,吉狄马加之“国际诗人”名号就在那里,看得见摸得着,只是郑先生不肯认可罢了。而在于我,已是不得不佩服于郑先生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英雄气势了!
        
在吉狄马加的诗歌里,常常满含个性和民族性,而诸如郑先生,或许是因为受制于自身对少数民族文化认识的匮乏,才拘泥于俗成文化的束缚,从而无法从应有的广度和深度来看待吉狄马加的诗,这是不公平的。而这一点,郑先生的确不如梁平先生看得清楚明白。
        
怎么给西方文学的地位定位,而西方文学在国际交流活动中,是不是也会如郑先生所想象的遵从中国式的“你来我往”的思维方式,从而把一些名号的授予情感化了?这个不用我多说,许多人明白着,而郑先生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吉狄马加在青海促成的诗歌节,他走后没有办下去也可以理解,可以说“青海湖国际诗歌节”是用吉狄马加的诗歌搭建的诗楼,他不在那里了,自然对国际诗界缺失了吸引力,这不能说不正常,毕竟这诗歌节不是搭棚舍粥,没必要照顾到很多人!要我说“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的不足,就应该把“节”改为“会”,这样郑先生应该就无话可说了吧?
        
郑先生说吉狄马加夸大了诗歌的作用,把诗歌魔术化了,这纯粹是子虚乌有,乱贴标签!吉狄马加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诗人间的诗歌交流,不是一般的交流。诗人之间通过诗歌的交流,是一颗心与另一颗心,最近最直接的交流,像闪电一样。在我看来,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通过诗歌的交流,是最有效最迅速的,它可以在瞬间就抵达彼此的心灵。我们现在的世界有很多隔阂。可是,一见面,一个词语,一个句子,就让大家的关系拉近了。可以说,诗歌是人类之间进行交流的最至高无上的使者。这种交流的有效性,正是我们开展国际文化交流的初衷。当今世界,要促进各国家、各民族之间交流,采用多样的方式,特别是文学、诗歌交流的方式,无疑是更好地促进国际和平的桥梁。我想,世界和平是理想,理想还需要有人去脚踏实地践行做点事情。”
        
从吉狄马加的讲话里可以看出,吉狄马加给出的条件首先是“诗人间的交流”,而不是具有广泛性的人群。立足于此,吉狄马加认为“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通过诗歌的交流,是最有效最迅速的,它可以在瞬间就抵达彼此的心灵。”连您郑正西先生也不否认“诗歌在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起有一定的“文化桥梁”作用”的嘛,这不就得到第一步了么?继而再第二步第三步地走下去发展下去,这不正是得益于第一步的“基础”么?难道这还不是“最有效最迅速”并“瞬间就抵达彼此的心灵”的收获?吉狄马加说:“诗歌是人类之间进行交流的最至高无上的使者。”当我们在读前人的作品并感动于其间的时候,诗歌它已经幻化为使者,并穿越时空入住彼此心灵,这当然是至高无上的。吉狄马加说“采用多样的方式,特别是文学、诗歌交流的方式,无疑是更好地促进国际和平的桥梁。”这怎么能让郑先生您得出“把诗歌魔术化了”结论呢?
        
郑先生的“请问,印度非法越界不撤退,给他们朗诵几首诗歌,便“有效迅速”解决了?美国不断来南海捣乱,送几本诗集给特朗普,和平友好便“瞬间抵达”特朗普心灵?倘若诗歌有那大用途,在我们国疆界碑上都刻上唐诗,还研制核武器干嘛?”的怪论更叫人难以理解。
        
诗歌的确能够把有相同愿望者之间的距离拉近,而郑先生您在这里则有些差强人意了,大有钻牛角尖之嫌!要知道,诗歌不是外交辞令,也不是克敌制胜的兵法,更不是航空母舰和原子弹!正如您所说:“诗歌,只是犹如山间小股潺潺溪水,从人类灵魂流过,可以滋润心灵……”, 在这里我要把您后面的那句“无力呼唤风雨”改为:“可以激励人心,昂扬斗志!” 李白的 《从军行》 中写道:“百战沙场碎铁衣,城南已合数重围。突营射杀呼延将,独领残兵千骑归。”而再如刘邦的《大风歌》里的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等气势磅礴的诗句,不是呼风唤雨又是什么?
        
郑先生在《吉狄马加诗歌狂潮应退潮》这篇文章里,掷地有声地断言“诗歌坐不了主席台。”我不知道郑先生的真实指向,是指吉狄马加之坐在主席台呢?还是吉狄马加的诗歌?亦或是指所有的诗歌都上不了这个高度?这个我没有研究,当然不敢胡言乱语,不过我想请问一下郑先生,在唐朝时候的诗歌应该排坐在哪个台席?
        
当然,吉狄马加的诗不是完美无缺的,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到,就算歌德复生泰戈尔在世,但西方诗界促成吉狄马加之“国际诗人”名号,我以为是受之无愧的。而吉狄马加获得这“国际诗人”的名号,是进入二十世纪以来,中西方诗界交流的一个良好开端和不朽见证,没有谁能够否认!
        
郑先生说:“雷平阳是把一大堆的生活素材拿来分行成诗,就像一个货场,堆满了杂物,而吉狄马加则相反,他的‘货场’插满旗帜,空空如也。”我不知道郑先生评说雷平阳的诗歌对不对路,而于吉狄马加的诗歌,郑先生是看走眼了的!或许郑先生的修为也只能看见那些表象的犹如旗帜那些了,而叫郑先生万万想不到的,恰恰是那些旗帜下不起眼的、却又丰润厚实的泥土,才是托起吉狄马加的诗歌并成就他为“国际诗人”的根本!

                                                                                                                                     201783日于赫章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